皇上过寿石破天惊乱象丛生

2017-04-23 11:27
 
 
云妃外传——皇上过寿石破天惊乱象丛生
 
    三月三就是皇帝的生日,正宫娘娘体弱多病又虔诚向佛,皇上过寿这件大事就有最得宠的云妃来操办。这一年,二十六岁的云妃不只有少妇的迷人韵味,更是智慧超群,操办寿宴也是井井有条相当干练。
    云妃昭告天下,慷慨陈词:“各位臣民,我问你们为何要全心全意给皇上过寿?你们日夜拼搏,为的不仅是国家的‘鸡的屁(GDP)’快速增长,更是为了你们的荷包丰满!是或是不是?你们有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多多努力,就可以升官发财!你们敢不敢去争取,能不能做到?重要的话我要说三遍,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 动员令立刻在全国发酵了起来。各地的珠宝市场迅速活跃,各地的选美比赛也是如火如荼,全国上下忙得不亦乐乎······
    封疆大吏中,亮瞎眼的当数两个明星蛋——臭蛋和狗蛋。他们不但搜刮了上好的珍琦珠宝,还选拔了含苞待放的绝代美人儿。不过两蛋胆儿肥得也可以,江浙总督冰雪臭蛋觅得了三个绝色美人:悠美人、默美人和芳美人。臭蛋总督实在舍不得如数上贡,就把悠美人和默美人给私藏在了苏州。初见两位美人惊若天人,花心震撼倒转,臭蛋总督没有敢碰,趴地上膜拜连喊神仙姐姐。新疆总督狗蛋倒是不客气,狗胆包天,急不可耐敢作敢为,直接与选来的二丫美人就洞了房!只将另一个胡美人并一大批财宝贡了出去。
    浆糊也是摩拳擦掌。如意梦幻铁棍山药门掌门过得好,想起敬事房太监总管的职位,天天阅尽天下最美的春色,口水就越流越长。过掌门突发奇想,一不做二不休,抢了臭蛋总督上贡的生辰纲也不回老巢过家庄。过掌门砸开脑洞,豁然开朗。施展如意梦幻术,乔装易容先做了芳美人的贴身丫鬟,然后装模作样,挟持臭蛋总督,一路窃喜,小曲哼唱“我的桃花运它就来到了······”。一想起即将到来的各种美事,心儿禁不住阵阵悸动。梦里各种花花肠子倍出,这花梦也随生辰纲走向宫廷。
    丐帮本该劫财劫色顺手牵羊的。可帮主老吴一听过掌门顺道要进宫当太监总管,急得“不要不要的”,心魔乱舞,帮策立更:“过得好当总管,我非娶贵妃不行!”军师浮萍漂泊进言:“帮主,不急,这事咱要从长计议啦。”“屁,咋不急啊?俺都守了几十年寡了,苦哇!况且老过带着铁棍山药进宫的,他要当上敬事房太监总管那还了得嘛。你说哪个妃子不都要经他那咸猪手揩油嘛。不抓紧的话,俺即使娶了个贵妃很风光,其实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呀!呜呜呜。一想到这,俺这心啊就拔凉拔凉的!这不明摆着要吃他的残羹剩饭吗?这和给我戴绿帽有啥区别嘛,呜呜呜。”丐帮军师漂泊眼珠一转:“帮主既然此意已决,属下替你安排就是了。”
    漂泊军师捋了捋那三根很哲学、很历史、很智慧的胡须,计上心来,举起老吴的鸡毛令溅就发令:着吴帮主超级粉条烟雨江南美人预先布置新房,并时刻陪伴帮主左右,心里辅导加安慰。早抓他刺头,晚挠他臭脚,切切记得天天要有抓有挠,让帮主稍安勿躁。在没有偷来贵妃之前,千万不能让帮主乱跑,闹出啥幺蛾子事。帮主的结拜鸭哥领军挖地道,并时刻跟丐帮军情局宫内卧底花猫24小时北斗定位联系情况。飞鸽传书花猫,尽快物色合适目标,地道一通,贵妃必须准备好。
    马帮见两个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鬼迷色窍,不免心中大喜。马帮主谋定而动,听取军师绿叶建议,加紧操练响马兵阵。同时并让各地分舵加紧劫取生辰纲,报上攻城作战计划。只等一声令下,拿下皇城,改天换地成就大野!
    宫内一派祥和景象,云妃手托香腮,若有所思,正回忆那段与马帮主的偶遇。莫公公进来,未言先笑,盈盈款款跪在云妃跟前:“奴才见过云妃娘娘!娘娘吉祥!”云妃:“莫公公莫要见外,这里没有外人,起来吧。”莫公公:“回娘娘,方才路上看见阳光美眉,春风徐徐,花儿吐蕊,鸟儿歌唱。奴才想着这天气真真是极好的了。”云妃白了他一眼:“说人话。”莫公公脉脉含情:“回娘娘,今儿个去放风筝吧!”云妃:“好吧。传本宫口谕,皇恩浩荡,各宫娘娘、嫔妃、贵人、才人等等,带上皇上寿辰吉祥物并各式风筝都去前门外玩耍吧。”须臾,前门外成了放风筝的欢乐海洋,平日里不苟言笑扮着假正经的佳丽们,舞动着曼妙的身姿,奔跑着,说笑着,露出了最本质的青春活力和魅力。这一切,莫公公都看在眼里,斯人独憔悴,一点都提不起精神来。云妃感觉有些不对劲,就来逗他玩。这倒让莫公公愈加的不能自已了,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云妃,恍恍惚惚的一动不动。云妃忙打开话题:“诸位都累了吧?歇一会儿,咱们让莫公公给讲个故事好不好呀?”莫公公平日里幽默风趣,各位小主也是很喜欢莫公公讲故事,当然拍手称快。莫公公盛情难却,可又不知道讲什么好,于是稍微清了清嗓子就说:“从前有个太监。”停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接下去。雨妃就问:“下面呢?”莫公公:“下面没了!”漫妃疑惑:“怎么就没了呢?”云妃只抿嘴转过头去;景妃便大哭:“可怜的娃呀!”······
    等漫妃恍然大悟,莫公公也是羞红了脸。这时像有一股电流从莫公公那里流出,漫妃油然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漫妃暗自思量,一定要想办法让莫公公恢复男儿身。
    花开数朵,再表一枝。且说丐帮宫中卧底花猫,寻寻觅觅,综合权衡,感觉那个叫武媚娘的贵妃跟帮主简直就是绝配。花猫时不时的就在武贵妃面前说起吴帮主来,说吴帮主如何如何的武功超群,文武全才,倜傥风流。加上武贵妃近些日子失宠心情不好,猫言猫语的一阵突击,很快就给武媚娘洗脑了。经过一番精心设计,让武媚娘看了吴帮主的画像。吴帮主生的威武雄壮,哇塞,世上怎会有如此霸气的男人!媚娘柔软处顿生爱慕之情。
    媚娘出身书香门第,尤善诗词,就想起考考吴帮主的文才来。说以帮主光棍现状为题,赋诗一首。花猫用猫波传音过去。吴帮主信手拈来:“四月不是恋爱天,五月阴雨太绵绵,六月减肥七月懒,八月消暑九月馋,十月长假秋膘攒,十一月后冬又还,十二月冷出门难,一月等年心不安,二月春节体又圆,三月风沙难睁眼,没有娘子又一年。”媚娘大喜,说赋一首《床前明月光》吧。吴帮主眼睛一眨:“床前明月光,我把媚娘想,媚娘哪里去?我心急得慌!”老吴这里生猛词儿捅出来,单刀直入,媚娘那边羞答答,心生欢喜。媚娘又说再来一首《锄禾日当午》,吴帮主也不含糊:“锄禾日当午,老吴很孤独,要问为什么?原因没媳妇!”媚娘说这词挖得有深度,真棒!老吴脱口而出:“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媚娘:“春眠不觉晓。”吴帮主:“春眠不觉晓,忽闻娘娘叫,跟不跟老吴,我也不知道!嘿嘿!”吴帮主瞬间似乎成了撩妹高手,老吴信心爆棚,心想,你是看不见,若看见,给你一个眼神你就是我的人···
   另一路,过得好一路欢歌笑语也是顺利到达京城。臭蛋总督将生辰纲移交给礼部,礼部接收登记再送进宫去。过得好进宫绝对不亚于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见这么多的绝世佳人,口水如滔滔黄河决堤。过得好一下智商归零,呆如木鸡,一时竟然无所适从。几天后缓过神来,他再度易容成一个太监,攀上敬事房太监总管莫容,莫总管就给了过公公一个烧水、调水给后宫佳丽洗澡的差事。众目睽睽之下,过公公色胆再大也不敢咋滴。他给美人烧水、调水伺候一遍,再将沐浴好的美人抬到皇上的寝室,每次做下来,最后都没有他一丝丝啥事。过公公愤愤不平,越想越上火,每次都是鼻血大流不止。
    凡是否极泰来,这是老子理论。这一晚,过公公给太后打水洗澡。一见面,过公公看着倾国倾城、风韵犹存的太后。脑海里依稀想起了什么,过公公揉了揉眼睛嘟嘟囔囔:“画画。”太后眨巴眨巴眼诧异:“好好。”“画画”“好好”。天呐,一对青梅竹马失散多年的童年玩伴,阴错阳差竟然在这儿相逢了!过公公的眼睛发光:“画画,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太后的脸羞红:“好好,你咋还是那么会说话呢?老了,真老了,看我儿子都当皇帝了······”
    这一夜,时光是那么的美好,风儿为他们吹,月儿为他们明。只知道他们两个都吃了好多铁棍山药,浆糊人都明白,此处必须省略N字描述。自那一夜后,过公公春风得意,不几天就升任敬事房太监副总管!接下来,太后说过公公有独家秘方,会调最适合她的美体沐浴水。因此而天天被召唤,过公公心领神会,喜上眉梢,也乐此不疲去服务。
    当上副总管一职,过公公名正言顺觐见皇上,极力推荐神品——铁棍山药。皇上问:“这是啥东西?吃了有什么好处?”过公公:“回皇上,这是补品,神药。是我过家祖传的宝贝。皇上吃了娘娘受不了。”皇上:“娘娘吃了呢?”过公公:“娘娘吃了皇上受不了。”皇上:“朕与娘娘都吃了呢?”过公公:“龙床受不了!”皇上龙颜大悦,立马口谕:“今晚翻云妃娘娘的牌子!”莫公公忙说:“回皇上,云妃娘娘身子多有不适。这个······”皇上:“漫妃娘娘呢?”容嬷嬷:“回皇上,漫妃娘娘出宫了。”皇上:“今晚宣妲己娘娘侍寝,先陪朕吃火锅,记得要配铁棍山药。此事要过公公全程操办,办好了有赏,办不好小心你的脑袋!”过公公:“喳!奴才得令!”
    火锅上来了,妲己娘娘似乎特别喜欢吃铁棍山药,一直在捞铁棍山药吃,一时竟忘记了跟皇上吃饭。皇上就生气了,问:“娘娘,朕跟火锅哪个重要?”妲己娘娘娇媚一笑:“当然是皇上重要嘛。”皇上:“如果我跟铁棍山药掉火锅里,你先捞哪一个?”妲己娘娘再撒娇:“当然先捞皇上啊,你都掉进去了,铁棍山药还能吃吗?”由此可见皇上虽尊贵,但铁棍山药最重要······
    另一边,过公公不敢怠慢,赶快去皇上寝宫检查龙床。就在过公公趴在床底检查龙床结识不结实的时候,皇上抱着妲己娘娘直奔龙床而来。其他太监心领神会,赶快走人,并随手把寝宫的门关了,等过公公察觉再跑就有些迟了。没法子,过公公只好老老实实在床底下趴着。皇上跟妲己娘娘能量十足,在床上一直无拘无束、惊涛骇浪做运动。过公公就这么憋着,一直憋着。许久许久,好在过公公咬破嘴唇是憋住了。可是接下来,过公公的话灵验了,龙床真受不了了。只听咔嚓一声,完了完了!皇上跟妲己娘娘连同床板一起压了下来,只听得过公公声声惨叫:“哎呀我的妈呀,哎呀我的妈呀······”
    皇上与妲己娘娘惊魂未定,过公公惨叫着从床底下爬出来。皇上大惊:“大胆奴才,你竟敢爬在朕龙床下窃听?”过公公这才感觉犯了大罪,于是保命要紧,急中生智:“回皇上,奴才实在不知如何而来啊!莫非周公梦游,把奴才带到这儿来的?”皇上:“实话实说,你做梦做了几更天?”过公公:“回皇上,奴才梦了四更天。”皇上:“你都梦见了什么?”过公公:“一更天,皇上和娘娘好像在赏画。”皇上:“什么画?”过公公:“皇上跟娘娘说,来,让朕看看双峰秀乳。”皇上:“二更天呢?”过公公:“二更天好像皇上掉地下了。”皇上:“此话怎讲?”过公公:“听娘娘说:你快上来呀!”皇上:“三更天呢?”过公公:“你们好像在吃螃蟹。”皇上:“此话怎讲?”过公公:“听皇上在说:把腿掰开!”皇上:“四更天呢?”过公公:“好像你丈母娘来了。”皇上:“此话怎讲?”过公公:“奴才听见娘娘高声喊道:哎呀我的妈呀,哎呀我的妈呀······”
    第二天早朝,皇上重赏过公公。赏过公公黄金百两,黄马褂一件,丝绸千匹,官封三品,赏河南焦作良田百顷,豪宅一座。
 

上一篇:有感于老虎伤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