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们饱了肠胃饿了良心

2017-04-23 11:23
 
 
 
 
 

 那一夜我们饱了肠胃饿了良心
           
 
                下了晚自习,我们四个人溜溜达达地走出了校门,黑夜是那样的漫长而我们的精力又是那样的旺盛,因此睡觉前的校外散步已经成了我们的习惯。
 
         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五六里地,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该往回走了,要不回去晚了会影响大家的休息。
 
          “咕咕咕”不知从哪里传来鸡叫的声音,也许是我们四个不速之客侵犯了它们的领地,打扰了它们的清梦。可是鸡的咕咕声还没有完我的肚子也传来咕咕的声音,一时间琴鸣瑟和八音齐奏。我们四个人扭头相视了一下心领神会分头行动。那份默契即使嵇康与子期重生也望尘莫及。把风的把风抓鸡的抓鸡拿鸡的拿鸡,不到一分钟三只鸡到手。小王手一挥我们瞬间消失在夜幕里,小刘临走时顺手拎了一捆玉米秸。
 
         走了一里多,我们拐进了一条山路,前面山高林密应该是个野炊的好去处。找了一个相对平坦的地方我们又进行了分工合作:找柴的找柴,屠宰的屠宰,生火的生火。说了你也许不信,我们身上居然带了火柴和刀片,有刀片解剖东西那是再锋利不过。不知哪位伟人说过机遇只垂青于有准备的人,真乃至理名言!不过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们只是随机作案绝对没有预谋。
 
         还没有一个小时森林里便飘来了醉人的肉香,我们四个人大快朵颐,把鸡的咕咕声和肚子的咕咕声全部以我们特有的方式搞定,虽然这种方式不太地道。最后我们把地上残存的物证统统付之一炬,熊熊烈火照亮了森林也照亮了篝火旁四个肮脏的灵魂。
 
          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我有时依然在想那被偷的是一个怎样的家庭。我仿佛看到了一位嗷嗷待哺的婴儿由于没钱买奶粉每天都要靠母鸡产蛋来补充营养;仿佛看到一位老奶奶准备宰杀一只老母鸡滋补一下多年瘫躺床上体弱多病的老伴;仿佛看到一位孤苦无助的母亲正准备卖掉那些鸡来凑足孩子上大学那昂贵的学费·······
 
            那一夜,我们吃饱了肠胃,却让良心饿了一辈子!
 

上一篇: 金沙城在线娱乐网址何必妄自菲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