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娘与每个孩子的故事肯定会在校园的某个角落珍藏着

2017-09-06 12:47
教了他们快一年了,感情也算深厚了,偶尔生气了骂他们一顿,他们还怕伤了我身体,偶尔犯点的错误,能不捅到我那儿就自己解决了。总得是越来越省心了,班里有了领导核心,管理越来越自制了,我也能偷偷懒,开心地做个幕后操盘手。
  
  五一回来时间一改,孩子们有了一个多小时的午休,前几天还真不适应,现在慢慢的也倒是好多了。吃完饭回教室大概十分,二十五预备,15分钟搓完地理再搓英语时间还真不怎么够用。今儿中午我十分到教室,孩子们还是没有自主学习的意识,可劲儿得瑟,没有一个学习的,基础不好还不加把劲儿,等着考完了再后悔也真是呵呵哒。也倒是忍着没骂,把“入室即静,入座即学”八个字悬他们脑袋上,自己看着办。地理冲刺阶段,跟天气一样浮躁一样喜怒无常可万万不行。
  
  说真的,一年下来,对他们做人做事上,上课和学习习惯上下了不少功夫,在学习上反而没有逼着他们事事巨细,以培养班委和学生自主学习为主,偶尔整体偷懒的时候敲敲钟,我虽然没整天打骂他们,但我觉得我对他们挺严格的,严格在于对品格性格的培养,在于自主学习习惯的养成。我从未想过上课讲完课,每个下课午休甚至周六周天我都要挨个单抓,没了学习兴趣和学习动力,表面的成绩只会外强中干,等换个老师,或者长大少了束缚,反弹会更加明显。
  
  所以,我很享受现在的日子,我也坚信我手下的兵将来即便不够卓越,但他们知道自己去偷偷努力,他们懂得感恩,他们性格开朗,相信他们将来肯定不会差到哪儿。
  
  也许很多年后,突然提起某个孩子的名字会忘了是谁。
  
  去年教过的孩子越来越大了,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一直怕他们到了初三初四甚至高中大学会淡了,但是很庆幸,我想错了。我想我只会越来越珍惜见到他们的日子,每个孩子都是唯一当意的存在。早晚有一天,现在在我眼皮底下安心睡着的小家伙们和隔壁睡着的小家伙们都会成为别人的兵。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始终相信,我执著的教育在将来的某天会在孩子们身上慢慢看到效果。
  
  班主任是一个班级的主心骨,是班级的灵魂所在。而班会是增强班级凝聚力,重构班级文化的主战场。
  
  45分钟的班会课是主要展开形式。除此之外班级活动、拓展游戏也是班会的常用方式,通过活动培养各方面能力,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以提高班级凝聚力。还有一种是碎片化的小型班会。比如前一段,乐天事件沸沸扬扬,我就给俩班孩子讲萨德。通过分拣快递的机器人,带孩子们认识信息技术和未来的方向。
  
  今儿听说威海陶家夼隧道车辆出了火灾,第一时间跑到班级给孩子开个短会,告诉家长一声。
  
  希望教育慢慢的少一些功利性,少一些急于求成。教育者应该有远见,能看到孩子们的未来,除了知识的传授,在其他方面也应有更加深远的影响。
  
  当时买楼肯定不只是名字比较别致。在山南阳面,封闭小区,挨着主干道不远,绿化好,楼后还有山有凉亭,比较清幽。总体还是感觉比较投缘。
  
  昨儿出了码事,刚下楼,看楼下趴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旁边有几个人在跟他不紧不慢地交流,想是喝多了散了些意识。这时候旁边一人问我们,认不认识,刚晕倒了,应该心脏不好,已打110,一听这可是人命有关的大事。大爷身上也没有身份凭证,只得等他意识清醒些,问清楚几号楼哪户,遂跑着帮忙去叫人。看到家人听到消息,眼泪就打转,我就首先告诉他,这会儿意识清醒,也报警了,看家属能稍微缓和点。
  
  跑到门口,领着救护车进来,本来要走地下停车场,限高。只能跑着过来,因为大部分房子在装修,电梯正从17楼停着,时间还有点长,多等了近两分钟。从一下救护车,医护人员都是在跑着,一边跟他们交流患者情况,听说这会儿有意识了,他们表情缓和了点。这还是要为他们点赞的。封闭小区平时车进不了内部,感觉真方便,老人小孩也安全。关键有事了发现了很多问题,楼前挡路的石墩应该是可移动的,关键时候可以有利于急救车或者消防车进来。电梯应该设置应急,尽管一层楼有两个电梯,万一哪天都占用了,会耽搁不少救援时间,如果能有特殊的急救按钮,一按其他楼层看到,知道有急用的,就可以先让一下,等会再用。
  
  最后家属一一问我们几个帮忙的是几号楼,哪户。一一鞠躬致谢,有点承受不起了。毕竟远亲不如近邻,看到自己小区好多人都出来帮忙,感觉真好。
  
  远这个世界一直温暖如初。
 
  
  当时买楼肯定不只是名字比较别致。在山南阳面,封闭小区,挨着主干道不远,绿化好,楼后还有山有凉亭,比较清幽。总体还是感觉比较投缘。
  
  昨儿出了码事,刚下楼,看楼下趴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旁边有几个人在跟他不紧不慢地交流,想是喝多了散了些意识。这时候旁边一人问我们,认不认识,刚晕倒了,应该心脏不好,已打110,一听这可是人命有关的大事。大爷身上也没有身份凭证,只得等他意识清醒些,问清楚几号楼哪户,遂跑着帮忙去叫人。看到家人听到消息,眼泪就打转,我就首先告诉他,这会儿意识清醒,也报警了,看家属能稍微缓和点。
  
  跑到门口,领着救护车进来,本来要走地下停车场,限高。只能跑着过来,因为大部分房子在装修,电梯正从17楼停着,时间还有点长,多等了近两分钟。从一下救护车,医护人员都是在跑着,一边跟他们交流患者情况,听说这会儿有意识了,他们表情缓和了点。这还是要为他们点赞的。封闭小区平时车进不了内部,感觉真方便,老人小孩也安全。关键有事了发现了很多问题,楼前挡路的石墩应该是可移动的,关键时候可以有利于急救车或者消防车进来。电梯应该设置应急,尽管一层楼有两个电梯,万一哪天都占用了,会耽搁不少救援时间,如果能有特殊的急救按钮,一按其他楼层看到,知道有急用的,就可以先让一下,等会再用。
  
  最后家属一一问我们几个帮忙的是几号楼,哪户。一一鞠躬致谢,有点承受不起了。毕竟远亲不如近邻,看到自己小区好多人都出来帮忙,感觉真好。
  
  远这个世界一直温暖如初。

上一篇:功利心态已将立德求真的大学精神抹杀殆尽
下一篇:不与世俗,注定生前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