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与世俗,注定生前的孤独

2017-09-06 12:58
 
  
  不羁的秉性,缺少平庸的理解;惟公皎皎,其人甚真。­
  
  谏臣极则,一匹浸血鼻翼张合奔跑的马,荒野里雄性直射神的光芒。波浪滚动着长绺的鬃云,青春的壮硕燃烧血的火焰,临终长啸天边的落日,凛凛之声的交响演绎一首挣扎许诺难以逾越的主题,韵味悠长。­
  
  孤岩一样凝重,目光凄凄敞开愁绪滴血的胸腔,依然发出幽幽叹息渴求商纣永恒的希望;刨心的绝唱,牧野悲鸣;心的归宿无期,向天泣求,残阳如血。­
  
  暴风雨高举闪电雷鸣,踏歌而来。而公死矣,汤庙卒湮,新生的篝火照亮又一个辉煌的王朝。­
  
  聆听天涯路远,朝歌之南,淇水之滨,古木森森。庙宇眈眈衣带飘逸,孤独无语,宁静遐思,恩惠馈赠一个塑像忠烈的灵魂,蛰伏心淙处呼啸演绎,装载幽森历史的坎坷轮回,卷帙浩瀚三千九百六十年,将深远支撑千秋崇仰多少个世纪?­
  
  肃静入庙,萧墙迎立,三指弱管,绝虑凝神,虚腕疾书,堰仰拱立,屏列峰峙,商彝周鼎。屈辱的痛处,逼你离开笙乐之国的朝歌,肝肺俱炙。走进喋血廖廓牧野的归宿,訇然剔透那颗跳动的心,割舍不去商殷的废墟,铮铮铁骨之音徒劳高挂的摘心台上,灵魂无畏,纵横滋润林氏血脉不息。­
  
  牧野的风,亘古忠贞凛冽三千多年不变的挽歌,傲然迎风,久久盘恒在历史冷峻的天空,高耸民族坦荡心灵深处。一个特别的日子,雄鹰旌唳,巨大的羽翼向朝歌拭羽,擎天的呐喊天地震憾,呼啸起一场罕见的盘古飓风,商纣的兴衰从此蹭蹭走进执政者的思索中。­
  
  内心汹涌追求的千秋内涵,汨汨的沧河水早已干枯,风眈眈神凌逼,肃穆三千年啊,谁来填补你的痛楚?潸然泪下,彤云重天的牧野,道不尽的感叹,青铜交织血染的民族,放射青铜不减的光芒,在憧憬中升腾。­
  
  通读碑铭,灵魂的洗刷,一面铜镜内敛亘古;趋步俯仰民族的尊严在历史的火把中,沉重的记忆,一个纵横俾阖的王朝在护短拒谏的旧巢中,风骚在最后的谢幕中道白,一代代忠贞那根敏感兴衰的神经跪拜在历史深处的晨曦里阐述。­
  
  
  
  孩子,我想你们,在这个遥远的地方。­
  
  这是一个绵绵细雨的日子,驻立在门前,心的目光眺望家乡,我看见了你们,我的孩子。­
  
  孩子,我想你们,在这个十万大山里的都市。­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站在门外,心的目光飞越高山万里,我看见了你们,我的孩子。­
  
  孩子,我想你们,在这个没有我亲人的陌生的都市里­
  
  二­
  
  女儿,你呱呱落地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和你母亲的喜乐忘记了寒冷。女儿,当你上初中一个没有回家的夜晚,那是一个雨天,不问原因的我,当着你同学的面打了你的脸,这是我唯一次的打你。女儿,对不起。­
  
  女儿,你降生在夏天一个炎热的下午,别无选择的离别,怎么不叫我和你母亲肝肠寸断。你被迫流离,我与你母亲只有痛苦和无奈。当屋里的电话玲声响,没有钥匙进屋的你撕坏窗户接听电话,我打了你,这是我唯一次的打你。女儿,对不起.­
  
  女儿,你降生在秋天一个雷雨交织的夜晚,这是一个穷困的家,房屋透雨。你上中学了,在同一个地方连丢失两辆自行车,愤怒的我打了你,这是我唯一次的打你。女儿,对不起。­
  
  儿子,你降生在一个艳阳高照,秋收后的一个上午,粉白的脸儿着实可爱。儿子,当你上初中的一个秋季后,突然失踪去了网吧,被找回,我使劲的痛打了你,这是我唯一次的打你。儿子,对不起。­
  
  三­
  
  女儿,我为你交不起三百元钱的学费不得不让你中途辍学,幼年的你不得不为生计去打工。我苦命的女儿,我看着你渴望上学的目光,痛苦而又无奈的我永远不会忘记,是我的无能给你造成了一生的遗憾。你起早贪黑的工作,单薄的身躯过早的承担了家里的贫穷。愧疚于你的心会伴随我一生。­
  
  女儿,你生在那个符合国情,却没有人性与法制的时期,不得不忍痛让你骨肉分离。我苦命的女儿,家里的贫困决定了你多次的‘搬家’,每一次看见你寄人篱下受苦的样子,痛苦而又无奈的我永远不会忘记,是我的无能给你造成了心灵的创伤。愧疚于你的心会伴随我一生。­
  
  四­
  
  孩子,我想和你们说,我十七岁那一年,我母亲英年早逝,她是我们村里最早的共产党员。我的父辈们没有给我带来些需的照顾和帮助,更多的是冷漠和讥讽。不能忘记的是我的三个姑母和早逝的二婶母,她们给了我们一家太多的关怀和帮助。直至你们后来的外公外婆一家人对我们更大的帮助。这个,关于你们的母亲和他们的一家人,我会在另外的文字里给你们详细的叙述。­
  
  五­
  
  孩子,我想和你们说,你们长大了,你们有的已小有成就了,有的已将学业有成,看着你们婷婷玉立,朝气蓬勃站在我面前时,我想,我们家的苦难已经过去。我想,少年的苦难对你们以后人生想不到的挫折会临危不惧。­
  
  孩子,我想和你们说,你们在大家庭里的苦难中长大,早已学会了相互帮助和谦让。血浓于水,姊妹情深,在每一个人遭遇困难和灾难时,不会丢一个心血相连的亲人。­
  
  孩子,我想和你们说,我在遥远的这里也会努力奋斗,尽力补偿愧疚对你们童年和少年的苦难,也许微不足道,但也必须是在你们各自奋斗的基础上。­
  
  
  

上一篇:度娘与每个孩子的故事肯定会在校园的某个角落珍藏着
下一篇:廖爷涨薪水的心路历程